知識付費的悲歌

  ———在互聯網時代的野蠻生長

  2019年4月24日,上海市的天空陰沉沉,陽光偶爾能透過云層照下。仁濟醫院此刻并不在陽光照射的范圍內,國人愛湊熱鬧,密密麻麻的人擠在走廊上,民警與眾人都安靜的盯著在舞臺中央撒潑的中年婦女,韓某此刻坐在輪椅上手舞足蹈、兇神惡煞的樣子,顯得異常健康。

  總結了一下她告訴民警的話,意思只有一個:趙醫生打人。韓某一邊說著話一邊撩起了她丈夫的衣服,肋骨處有明顯的紅痕。民警當即進入專家門診室,趙醫生當時正在治療別的病人,經詢問,承認推搡了韓某。

云圖片

  民警在把韓某帶回派出所后,口頭傳喚了趙醫生,趙曉菁表示希望繼續為病人看病,看完后再去派出所。再三傳喚遭拒,民警就提出強制傳喚,雙方發生肢體沖突,同時倒地后,趙醫生被戴上手銬帶回派出所。知名演員胡歌轉發此事件后,迅速在網絡上引發軒然大波,媒體報道早已還原出事實真相,這僅是一件沒有動刀的“普通醫鬧”。

  人口太多,專家級醫生培養難度大,醫療資源分布不均早就是中國的時代難題。

  互聯網時代對于這個難題的解決,提出了“知識付費”模式,把線上醫療當做平均醫療資源的方式。但這個市場經歷幾年的野蠻生長后,依舊不被VC機構看好。互聯網知識經濟市場如此舉步維艱,其出路到底在哪?

  一、 互聯網的再次醫改?

  50萬能做什么,王航給的答案是能創業。2006年創立好大夫在線,為了收集醫院和醫生的信息,他帶著創業團隊每天都住在北京的醫院里,白天人工摘錄下各種醫生的信息還有出診信息,晚上再到電腦上匯總數據。“996”早在多年前,就是互聯網公司的傳統。靠著傳統人肉掃街兩年,好大夫建立的數據庫基本上了覆蓋全國一線城市的醫院和醫生。

云圖片

  紅衣教主周鴻祎和王航是鐵磁,初中時候兩人就認識了。一起創辦過3721公司,還一起進了雅虎中國,再一起創辦奇虎,兩人是發小的同時也是好戰友。2006年兩人分道揚鑣,此時距離奇虎360成立也就一年的時間。優酷老友記節目的一期欄目中周鴻祎曾講過自己是個壞脾氣,有時會控制不住,老同學都受不了,還罵走了一個CEO。外界紛紛揣測是王航。

  王航從未回應過這類似的問題,只是在一次演講中說過:06年年中的時候,我跟幾個朋友一起想到一個問題,我們確實有一點像不能過得太舒服了,太舒服了就沒有壓力。我們確實需要有一些更加讓人興奮的事情去做。

  好大夫這種一出生就帶著明確“理想主義色彩”的創業公司,它沒有明確的盈利模式,并不被VC機構看好。融資難一開始就成了王航的問題,就算他那時幾度創業,在互聯網圈小有名氣,這次創業不是為了賺錢,讓投資人望而卻步。

  王航主動找到老友雷軍,聊了不到二十分鐘,雷軍聽完后說的第一句話是:王航,你還能干活嗎。王航不假思索的答道,前500個對醫生的評論都是好大夫現場采訪得來的。就為這個細節,雷軍與聯創策源聯合在2007年投了300萬人民幣。

  雷軍第二天很早就打電話給王航,就一句話:錢打過去了。好大夫伺候的融資路毫無波折,最大的原因就是雷老板在投資界的名聲,但王航從未向對手春雨醫生那般高調,在2017年騰訊投了2個億的時候,才把融資情況完全向外界透露。王航說:“聯創策源的合伙人一看到我就開玩笑說我是忍者神龜。”

  網上咨詢與電話咨詢是好大夫的主要模式,只有電話咨詢才是收費的。電話咨詢時醫生會騰出時間,閱讀患者之前的病歷。在國外這叫第二診療建議,介于醫院嚴肅會診和網上的知識問答之間的治療建議,市場在國外廣大,因為到醫院看病難問題是資本主義的特色。

云圖片

  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帶來,把風口吹向了移動端,患者線上咨詢逐漸起步,醫生減輕工作負擔的同時,所承擔的風險大大降低。患者減輕了時間成本,小病小痛不用到醫院就能得到很好的建議,避免浪費稀缺的專家資源。但缺乏傳統三甲醫院的權威性,是醫療平臺的共同問題。

  互聯網醫療的本質就是知識付費,但在硬件端不能達到完全通過互聯網傳輸患者的病理信息前,這是條難以走通的路,再次醫改也無從談起。

  而互聯網對知識經濟市場的改造,卻有路可走。

  二、文人向商人轉變,知識走向神壇

  有問題上知乎,作為中國最大的網絡問答社區,知乎經多年發展成為互聯網知識市場體量最大的玩家,目前估值將近25億美元。互聯網用戶能在知乎上分享著彼此的知識、經驗、見解。知乎上有個問題,為什么黃繼新要去《非誠勿擾》?

  贊同最多的答案是:這個應該是告訴廣大觀眾一個血淚的事實—知乎玩得再好,你也找不到對象。

  2013年,黃繼新還是IT界十大鉆石王老五之一,以知乎創始人的身份登上了相親節目非誠勿擾。與主持人孟非兩個光頭站在一起讓現場頗為明亮,長春晚報稱:黃繼新以強大氣場、熟男魅力征服全場。但最終還是沒能牽手女嘉賓。

云圖片

  彼時的黃繼新在《非誠勿擾》上給知乎的標簽是,國內專業性最強知識社區。他能如此驕傲說出這句話是有原因的,那一年知乎開放注冊,用戶迅速從40萬迅速暴漲到400萬。第二年知乎社區被VC極度看好,知乎B輪融資軟銀領投2000萬美元。

  黃繼新從精英化到大眾化的戰略轉變是成功的,讓知乎成了中國社交問答的先行者和頭部玩家。

  但黃繼新在商業化上的遲疑,在移動互聯網到來后錯失良機,知乎并沒有能夠迅速成長為互聯網巨頭型企業。把大量用戶基數變現,尋找與企業調性一致的商業模式成為是知乎的“老大難”問題。

  這代表著互聯網對知識的改造行不通?答案是否定的。書中自有黃金屋,這句話就很直接的體現了:知識就是價值。

  黃繼新踐行了美國作家克萊·舍基在《認知盈余》中提出的理念:享有較高學歷的人們的自由時間是個“集合體”,一種“認知盈余”,它可創造出更大的社會價值。

  知乎的成功得益于做了大眾知識的搬運工,還追趕知識付費的風口。但在通往把知識商業化和變現的道路上,黃繼新還是步履維艱。

  沒靠知識盈利,知乎更多的是做成了一個社區,靠知識問答收獲巨額流量。由于只建球場(平臺),不當裁判,中國網友多鍵盤俠,缺乏監管,回答自由的大環境下,總是愛捏造故事博人眼球,請編出你的故事成為知乎的特色。

  2018 年,知乎完全商業化,推出全新的“知乎大學”,并開始售賣的知乎超級會員。不再像個文人一樣,談到錢就臉紅,但尷尬就在于知乎很長一段時間在“專業精英化”和“大眾化”的定位中搖擺,現在想做知識的“售賣者”,用戶卻一直在享受免費的好處,黃繼新在知識付費領域掉隊。

云圖片

  羅振宇雖然很早的就切入這個知識付費市場,但在2019年的跨年演講《時間的朋友》上,擅長販賣焦慮的他沒了昔日的輝煌,還引發網友最激烈的嘲諷:

  “中年人看羅振宇的演講和老年人買權健的保健品沒有任何區別。”

  早在2016年,羅振宇創立知識付費商店“得到”,這名字就很有意思,得到與付出是相對應的。毫無掙扎的就把知識拿來做生意,讓羅振宇走上神壇,緊跟著時代風潮的他,被稱為五環內群體的“知識付費之父”。

  但得到之流的知識服務商,僅僅只是提供知識,付費者購買知識不代表就能學為己用,如圖購買書籍一樣,學習有自身的規律,互聯網顛覆不了這個法則。

  他把成系統的知識體系,一點點的拆分開,組合成一個個段子、故事,了解現代人所焦慮的事物,為大家提供精神保健品。

  當購買網課的人們紛紛醒悟時,自己花金錢購買的知識,并不是自己所需要的時候,最多只是在心理上獲得滿足,羅振宇走下神壇。

  互聯網對知識行業的改造依舊陷入困境,不論是知乎還是得到都沒能找到真正成功的商業模式。

  三、知識付費的“新風口”

  西安一家創業公司帶來了互聯網知識行業的新思考,其模式是“工業知識付費”。

  專業性知識付費是門好生意,它讓知識等同于了金錢。

  2010年,中國循環能源(NASDAQ:CREG)在納斯達克敲鐘的時候,其董事、COO李蘭偉在工業行業從事多年,在本該高興的日子里,他一言不發的看著高興的眾人,眉頭緊鎖。他看到納斯達克上市的中國企業互聯網行業占大多數,曾經輝煌的老工業卻只有寥寥幾家能夠上市,李蘭偉當然明白時代的主流是互聯網,他憂慮的是工業該怎么擁抱時代。

云圖片

  李蘭偉的憂慮,更多的是整個工業行業對于互聯網時代的憂慮。在傳統工業一直走下坡路的今天,怎么與互聯網結合,是李蘭偉這樣的“老工業”人士深思的問題。

  互聯網給傳統行業帶來的改革大都是從上到下的,先建起平臺,再到基礎建設的改變。工業面臨這個特性很是棘手,這是一個重資產領域,車間才是行業的基石。就算有國家政策支持,工業互聯網在提出后遲遲不見動靜,“云”的出現才帶來了從下而上的改變,但這個東西掌握在BAT等巨頭手里,傳統工業玩家受制于人。

  李蘭偉認為在工業領域把知乎更垂直化似乎可行,他的新商業模式,知乎不賺錢,那讓知識賺錢就好了。離開上市公司后,李蘭偉創辦了小黃人工業互聯。這家公司主要做工業知識分享平臺,類似于工業行業的“知乎”。不同的是,答題的一方會收獲提問一方的知識懸賞金,李蘭偉讓知識的價值更加具體化。

  又建球場,又當裁判,這在專業知識付費領域行得通。

  雖然小黃人的范圍比知乎的社區模式窄,但變現模式更為清晰:抽取知識付費的傭金。

  該平臺的搭建正是體現了互聯網時代的多樣性,繞開公認的“云”端,從工業知識做起,這在避開巨頭戰場的同時,依靠2億工業人口的流量創造商業價值,輔助工業互聯網的成長,這種模式很靠譜。

  傳統工廠是個閉環,出現技術性問題最多的解決方式是靠熟人幫忙,這拉升了效率成本的同時,還為難理工男去搞人情往來,承擔別人雖然幫了忙,但不一定正確的風險。

  小黃人平臺憑借創始人李蘭偉擁有多年的行業經驗,邀請大量專家入駐解決問題 ,還憑借知識的價值讓問題本身具有含金量,答題者也能收獲回報,再細分問題的種類讓這個循環更有效率,行業間從業者的溝通成本急劇降低。

  工業行業的專家是小黃人的第一要素,如同知乎的大V都是最關鍵點。

  知識付費行業的模式是具備可復制性的,小黃人雖然在工業互聯網的風口來臨時領先一步,但行業進入門檻低、核心競爭點容易被挖角,僅僅只能補充傳統工業的技術問題,并不能像“云”一般對企業進行改造。這些問題都是小黃人所面臨的挑戰。

  知識改變命運一直都是國人的希望。當知識在這個時代與金錢掛鉤后,悲歌已經不復存在。


猜你喜歡

北京麻将馆小游戏